藝術、文化與行政管理者的點點滴滴

關於部落格
從事藝術領域後才知道藝術與行政管理的生活百態。看久了也就清楚了。藝術與人生息息相關,就是這麼一回事,人,還是真實點比較好!
  • 327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尚·布希亞(Jean Baudrillard,1929年7月29日-2007年3月6日)

生平家族是農民家庭,布希亞是家裡的獨生子。中學唸巴黎著名的亨利四世中學(lycée Henri IV),準備法國高等師範學校(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)的入學考試;但突然放棄一切,跑去 Arles 地區當農工。 回到巴黎完成的高等學業是在索邦大學唸完德文學業,考取德文教師資格考。布希亞隨後在不少中學教德文,跟友人 Gilbert Badia 一起翻譯過布萊希特(Bertold Brecht)的著作《流亡對話》,1960年代初開始翻譯馬克思的著作《德意志意識形態》,以及賀德霖(Hölderlin)跟德國作家 Peter Weiss 的知名著作《瑪哈/薩德》(Marat / Sade)。布希亞也在知名文藝刊物《現代》(Les Temps modernes)撰寫文藝評論。 布希亞的第一個婚姻,配偶是 Lucile Baudrillard,生了一兒一女,分別是 Gilles Baudrillard 跟 Anne Baudrillard。 1995年,布希亞的第二個婚姻是迎娶 Martine Dupuis,一位雜誌的攝影編輯。 [編輯] 南鐵大學時期布希亞一邊在高等實用知識學院(l'É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Études)上羅蘭·巴特(Roland Barthes)的課,一邊經由昂黎·勒菲弗爾(Henri Lefebvre)的指導撰寫博士論文,日後成為1968年備受讚賞的《物體系》(Le Système des objets)。早在1966年起,布希亞就已經在南鐵大學(Nanterre,巴黎第十大學,並請勿將之和法國西部靠海岸的城市南特 (Nantes) 搞混)教授社會學。 在南鐵大學待了二十年之後,1986年布希亞轉至多芬大學(Dauphine,巴黎第九大學)任教,直到1990年自多芬大學辭職退休。 1990年代布希亞的聲名在美國鵲起,布希亞開始到美國及其它國家講學。最特別的是美國兄弟檔導演沃卓斯基(Andy Wachowski 跟 Larry Wachowski)自承受布希亞的著作《擬仿物與擬像》(Simulacres et simulation)影響,而在1999年拍出《駭客任務》(The Matrix)第一集。 [編輯] 攝影布希亞本身亦是一位業餘攝影師,也在1999年出版了一本《論攝影》(Sur la photographie)。2000年布希亞整理他的攝影作品作了一個展覽(在『歐洲攝影館』,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, MEP)。 [編輯] 葬禮布希亞2007年3月6日病逝巴黎,葬禮於3月13日在巴黎市內的蒙帕納斯(Montparnasse)墓園舉行,哲學家何內·謝黑(René Schérer)說道:「看起來應該就是這樣,布希亞的葬禮從未發生過。更好的是,從現在起他將一直活下去。」(Tout ça est parfaitement normal, l'enterrement de Baudrillard n'a pas eu lieu et c'est tant mieux, à présent il va vivre.) [編輯] 作品簡介布希亞的理論,最為人熟知的是他為報刊撰寫的長篇文章,基本上是以後結構主義的觀點批評大眾傳播媒體,仍不斷地引起討論。 第一篇長文是1991年針對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撰寫〈波灣戰爭不曾發生〉(La Guerre du Golfe n'a pas eu lieu,1991年3月29日刊登在《解放報》)。 第二篇長文是2001年針對九一一事件、世貿中心兩幢大樓的倒塌撰寫《恐怖主義的精靈》(L'Esprit du terrorisme,2001年刊登在《世界報》)。 受到尼采著作的啟發,布希亞感興趣的是物體的事件,或者是事件的規則跟事件的不規則。於是,「誘惑」(séduction)、「模擬」(simulation)、「過度真實」(hyperréalité)成為布希亞式的概念名詞。 [編輯] 符號物體布希亞早期的兩本著作:《物體系》跟《消費社會》(La Société de consommation),深受結構主義之父索緒爾的影響,布希亞認為消費者所購買的商品,其實都是些「符號物體」(objets-signes),同時將原有的意指系統(systèmes de signification)、詮釋系統(systèmes d'interprétation)更深入思考,認為「所指,符旨」(signifié)不再只是「中性的物體」的意義,其實應該把「所指,符旨」放回語言學的體系而具備更加複雜的關係,因此又創了「符號價值」(valeur-signe)一詞。思考路線上,布希亞跟福柯、德勒茲一樣都揚棄馬克思主義的概念,對布希亞而言他更揚棄精神分析的概念。 [編輯] 惡的概念布希亞反對啟蒙時代的人文主義,也反對康德的理性主義,甚至愈來愈反對符號學的邏輯,簡言之,針對惡的概念布希亞也用他對物體的概念、誘惑威力的概念拆解它的意義的邏輯。也因此,不僅是景仰尼采的語錄式寫作,布希亞更是有意識地採用帶一點詩意、帶一點嘲諷的風格撰寫他自己的文章。結果是相當隱晦的,不管布希亞是針對九一一事件或法國2005年秋季暴動發表評論,一致再引起新聞界對布希亞的批評。布希亞晚年試圖從毛斯(Marcel Mauss)跟喬治·巴塔耶(Georges Bataille)的著作尋求答案。 [編輯] 歷史的概念[編輯] 擬像和模擬布希亞在1970年代中期出版《象徵交易和死亡》(L'Echange symbolique et la mort),基本上仍遵循索緒爾的影響,但卻導引他在1980年代更加闡釋「擬像」(simulacre)跟「模擬」(simulation)的關係,然後就是針對大眾傳播媒體、全新的數位科技的全面的、革命性的批判。 布希亞首先在《象徵交易和死亡》這本書提到擬像的三種類別(trois ordres): 第一種類,是「仿冒」(contrefaçon)的擬像,年代是從文藝復興時代開始一直到第一次工業革命;在這個時代,是「存有物」(l'être)跟「外觀」(l'apparence)的分裂,是「原始物」(la référence originelle)跟「模仿它的替身」(son double mimétique)的分裂。 第二種類,是「生產」(production)的擬像,年代是工業社會:所有的物體已不再是原始物的反映或仿冒,而是所有的物體彼此全都是擬像。這第二種類別的擬像終止所有的參考動作以及能夠無限制地再生產。 第三種類,是「模擬」(simulation)的擬像,原始起源以一種幻覺式的形式再度出現。這種模式以設計好的程式將所有的物體投射出虛擬的存在。布希亞稱這個時代(即我們現在的這個時代)是「過度真實的」(l'hyperréel),在這樣的「過度真實」中,「存有物」跟「外觀」之間的差異已被廢除,這樣的「過度真實」其實是靠封閉的符號系統自己結構起來,且所有的這些符號完全都沒有參考到外在的現實。 布希亞晚年有一句嘲諷的話也很有名:「真實已死。所以,超真實萬歲!」(L'hypperréalité est morte. Vive l'hyperréalité !) [編輯] 作品年表Le système des objets (1968) – 物體系 La société de consommation (1970) – 消費社會 Pour une critique de l'économie politique du signe (1972) – 符號的政治經濟學批判 Le miroir de la production (1973) – 生產之鏡 L'échange symbolique et la mort (1976) – 象徵交易和死亡 La consommation des signes (1976) – 消費符號 Oublier Foucault (1977) – 忘掉傅柯 L'effet Beaubourg (1977) – 龐畢度中心效應 À l'ombre des majorités silencieuses (1978) – 在沈默的多數人的陰影下 L'ange de stuc (1978) – 拉毛粉飾天使 De la séduction (1979) – 論誘惑 Enrico Baj (1980) Cool Memories (1980-1985) – 酷斃回憶錄第一卷 Simulacres et simulation (1981) – 擬仿物與擬像 À l'ombre des majorités silencieuses (1982) – 在沈默的多數人的陰影下 Les stratégies fatales (1983) – 致命策略 La Gauche divine (1985) – 神聖左派 L'autre par lui-même (1987) – 他自己說自己 Cool Memories 2 (1987-1990) – 酷斃回憶錄第二卷 La transparence du mal (1990) – 惡的透明度 La Guerre du Golfe n'a pas eu lieu (1991) – 波灣戰爭不曾發生 L'illusion de la fin ou la grève des événements (1992) – 誤以為是結束的錯覺,或所有事件都在罷工 Fragments, Cool Memories 3 (1991-1995) – 酷斃回憶錄第三卷 Figures de l'altérité (1994) – 相異性的一些範例 La pensée radicale (1994) – 激進思想 Le crime parfait (1995) – 完美罪刑 Le paroxyste indifférent (1997) – 頂尖無所謂 Amérique (1997) – 美國 Écran total (1997) – 全銀幕 De l'exorcisme en politique, ou la conjuration des imbéciles (1997) – 政治的法術,或白癡們的密謀 Car l'illusion ne s'oppose pas à la réalité (1997) – 因為幻覺並不反對現實 Le complot de l'art (1997) – 藝術陰謀 Illusion, désillusion esthétiques (1997) – 幻覺,美學的非幻覺 La grande mutation ; enquête sur la fin d'un millénaire (1998) – 巨變;調查千禧年之末 À l'ombre du millénaire ou le suspens de l'An 2000 (1998) – 千禧年陰影下,或西元兩千年的懸疑 L'échange impossible (1999) – 不可能的交易 Sur le destin (1999) – 論命運 Sur la photographie (1999) – 論攝影 Cool Memories IV (2000) – 酷斃回憶錄第四卷 Les objets singuliers : architecture & philosophie (2000) – 獨特物件:建築與哲學的對話 Le complot de l'art, entrevues (2000) – 藝術陰謀,訪談錄 D'un fragment à l'autre (2001) – 從一個片段到另一個片段 Mots de passe (2000) – 暗號 L'élevage de poussière (2001) – 畜養灰塵 Le ludique et le policier (2001) – 貪玩和警察 Au royaume des aveugles (2002) – 盲人王國 Power Inferno ; Requiem pour les Twins Towers ; Hypothèse sur le terrorisme ; La violence du Mondial (2002) – 螺漩權力;雙子星大樓安魂曲;假設恐怖主義;全球的暴力 L'esprit du terrorisme (2002) – 恐怖主義的精靈 Pataphysique (2002) Au jour le jour, 2000-2001 (2003) – 一天又一天,2000-2001 Le Pacte de lucidité ou l'intelligence du mal (2004) – 清晰條約,或惡的智能 Cahier de l'Herne n°84, février 2005 – l'Herne 出版社的布希亞專刊(相當權威的系列) Cool Memories V (2005) – 酷斃回憶錄第五卷 À propos d'Utopie, entretien avec Jean-Louis Violeau (2005) – 談烏托邦,跟 Jean-Louis Violeau 的訪談 Oublier Artaud, dialogue avec Sylvère Lotringer (2005) – 忘掉阿陶,跟 Sylvère Lotringer 的訪談 Les exilés du dialogue ; Jean Baudrillard et Enrique Valiente-Noailles, entretien - Galilée (octobre 2005) – 對話的流亡者:布希亞跟 Enrique Valiente-Noailles 的訪談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