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藝術、文化與行政管理者的點點滴滴
關於部落格
從事藝術領域後才知道藝術與行政管理的生活百態。看久了也就清楚了。藝術與人生息息相關,就是這麼一回事,人,還是真實點比較好!
  • 339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誰能當博物館長?

  館長,承繼保障公務員權利的傳統,原是沒有任期的。如果沒有犯甚麼重大錯誤,也沒有免職的問題。可是不知何時,教育部忽然為館長的腦袋上加了一個金箍咒,聘書改為任期制,而且據說一年一聘。博物館長是專業職位,其經營需要長期的籌畫,不但新創時少了十年八年,即使一個認真的常設展,也要三年五年。不是存「五日京兆」之心者可以做得好的。何況一個空降的館長需要相當的時間去了解博物館的業務。
  提到任期制,不免想到大學的校長。可是校長的產生辦法雖屢受批評,還算是合理的,因為他至少通過嚴格的遴選,且有固定任期,也有一定延任的辦法。可是博物館長實施任期制卻沒有這樣幸運。不經過遴選,沒有反應館內同仁的意見,也沒有人考核新任者的能力與資格。上任時只要上級政府一紙聘書即可,連一張任期合約也沒有。卸任與否完全視上面的好惡。這樣的工作實在太「懸」了,館長怎能做得好呢!在這樣不確定的狀態下,館長就有點像政務官,依靠上級關係,不再是專業人員了。
  說到這裏,不能不使人想起「博物館法」遲遲未能立法的故事。我國的博物館事業有很多發展的障礙,都與沒有一部法律有關。以館長產生的方式來說,沒有法,所以沒有規定,才會使上級隨意處理,當成一個可以方便行事的下屬單位。博物館與大學院校一樣,應該有獨立運作的機制。
  可是目前在已有組織條例的國立博物館中,館長是比照教育人員任用條例中的校、院長來聘用。這是指其資格,不是指產生的方式。由於這句話,使得館長出缺,只有從大學中去聘或借調,在博物館工作的專業人員反而沒有資格,也沒有參與遴選過程的權利。大學的教授對自己的校長既有選舉權也有被選舉權,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則一無所有,只有任憑他人宰割。這是非常不公平、不適當的事。
  要解決這個博物館長永遠是外行的問題,只能期待博物館法早日完成。可是回顧過去幾年闖關不成的故事,很多立委提出的版本中,都沒有考慮到館長的資格與產生方式獨立化的問題。即使想到這一點的重要性而詳加規定者,也不過明確規定做為教授的經歷而已,仍不脫大學體制下的附庸。難道沒有在大學任過教的博物館人,就永遠沒有機會領導博物館了嗎?
  (作者為世界宗教博物館館長)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